好好吃飯

來源:駐馬店 作者:駐鄭辦 發表日期:2019年09月10日

 春分芒種、立秋冬至,四季三餐、肉蔬五谷,烹調出人生百味。一個人兒時的味覺記憶可以伴隨一生,這也是為什么很多人舌尖上記憶的美食或是故鄉的傳統食物,如東北人最愛的大蔥蘸大醬,上海人喜歡的開水泡飯,抑或是媽媽的幾道拿手菜,哪怕是腌的蘿卜條、蒸的韭菜饃,簡單而醇厚的滋味中品嘗到的卻是鄉愁與親情。 
  成家后我做飯的技術也僅限于煮方便面和煎雞蛋,向閨蜜吹噓的“尤擅女紅”也不過是縫縫上衣的扣子、補補掛爛的小洞。是什么讓我變成十項全能的家常菜大廚呢?回憶起來,好像還是母愛大爆發的力量。女子本弱,為母則剛。兒子自幼體弱,加之我夜班過多,照顧不妥,經常生病。一個老醫生的話讓我如醍醐灌頂:管孩子要用心,特別是吃飯,營養跟上了,身體就強壯了,也就不生病了。從此,廚房就解除封印,我步入其中結界修煉,終于學成一身烹飪功夫。兼顧職場與廚房,研究搭配與營養,雖然經常中午12點半才下班到家,但是追求速度與激情,半個小時人影挪移、鍋鏟飛舞,三菜一湯不在話下。拿手菜清蒸鱸魚、油燜大蝦、紅燒肘子、清燉排骨湯、蒜蓉耗油焗生菜、牛肉面等等,受到了主要食客兒子的點贊表揚。但是成品發到微信后,有諍友進諫說顏色太重、擺盤不美。大廚之路,道阻且長。吾將戒驕戒躁、慢慢修行,讓“媽媽菜”發揚光大、自成一派。 
  一菜一蔬皆來之不易,一飲一啄品人世甘辛。換一個角度說,其實主婦的私房菜以口味為上,好不好看的倒是次要的。到了我這個年紀,一切都講究一種踏踏實實的溫度。一桌大餐反倒不如一碗精心烹制的牛肉面貼心貼肺。做一碗牛肉面花費的時間并不比做一桌菜的時間少。先是把筋多不肥的牛腩切成棗子大小,用燒開的水過一遍,洗去浮沫后用高壓鍋燜爛,然后加番茄、老抽炒成紅潤酸香的牛肉塊,再加原湯、放鹽。把青菜、面條都用開水過一遍,在碗里放上香菜、蔥花、生抽、花椒油以及煮熟的鵪鶉蛋,面條在下,青菜在上,把炒好的帶湯牛肉趁熱倒入。一碗看似簡簡單單,但是蘊含無數愛意的“媽媽味兒”牛肉面才算圓滿出爐。 
  喜歡做飯的人當然也喜歡吃、擅長吃。和朋友熟人一起吃飯時是我心情愉悅、大快朵頤的美好時刻。但是最怕座上出現細腰纖纖的美女端坐如觀音,眼觀鼻、鼻觀心,魚也不吃、肉也不夾,青菜略微吃一點兒敷衍一下腸胃,然后鶯聲細語曰:飽了。飽了?這就飽了?人家的腸胃是茶盅,我的腸胃是魚缸。主人再勸,曰“減肥中”。身為同類,看著對方的筷子腿、蜜蜂腰、錐子臉,再看自己富饒的臉龐和胳膊、腿,我戰戰兢兢汗不敢出,筷子不敢大動、嘴不敢大嚼,感覺自己大吃大喝罪莫大焉。還有一種人,飯桌上手機比筷子拿得還勤,每道菜淺嘗輒止便低頭擺弄手機,周身都散發著“請勿打擾”的高冷氣場,既不好好吃飯、也不好好聊天,煞風景程度無異于煮鶴焚琴,讓旁觀者食不下咽。道不同不相為謀,這樣的人只能敬而遠之。 
  一餐餐、一天天、一年年,轉瞬就是一生。好好吃飯,用一顆愛人的心做有愛的菜,暮色四合里一盞燈火圍桌而坐,用食物慰藉奔波忙碌的自己和家人。當溫熱帶著情感的食物滑過唇齒,感受那瞬間的鮮美,所有的悲喜與得失,皆如草芥。清粥小菜家常之味,妥帖滋養凡塵人生。

相關閱讀

快乐飞艇怎么玩